忍者ブログ

水の味

夏天的那场雨

×

[PR]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。

コメント

ただいまコメントを受けつけておりません。

夏天的那场雨



雨已經遲到了好些天,再沒人奢望預報的那場雨了。

這驕陽似火的日子裏,大家只有躲進厚重的辦公樓,借著空調吹來的習習涼風,才能勉強繼續著工作。酷熱被阻隔於窗外,卻是壓進了人們的心裏。當疲憊的眼神撞見刺目的陽光,狂躁頓時就會被點燃,衝破最後的心靈防線。我只把目光死盯住電腦,努力集中精神於工作,以求守住我的寧靜。

不知什麼時候,天光已然昏暗了!似乎是被蒙上了厚厚的紗帳。紗帳的層數越來越多,直到把天地包裹的密不透風。潮熱湧將上來,悶得人喘不過氣。在即將窒息的刹那,世界忽的一沉,就連辦公室那素雅的燈光也陡然明亮起來:窗外已是黑雲如墨了。樹梢開始晃動,行人也開始加速,遠方傳來沉悶的隆隆聲,難道真的要下雨了麼?

是的!低頭細看那窗臺,已經印上了幾塊水滴的印子。不!是十幾塊!不!是幾十、上百塊……浮水印密密匝匝地混雜著、重疊著,刹那間就變得再也數不清楚。耳邊傳來呼呼的風聲,風卷著緻密而碩大的雨滴,劈頭蓋臉的砸過來,打在玻璃上“叮叮噹當”地,像是金屬敲擊,濺起一片細碎的晶花。窗子在狂風和雨點的雙重打擊下毫無規律的劇烈震顫,好像隨時都會破碎。

“劈-----”,一道近在咫尺的閃電爆炸了,眼睛陷入了暫時的失明,耳道裏嗡嗡的迴響,辦公樓和我同時地顫抖,大腦一片空白……過了許久,莫名的恐懼才慢吞吞的從我恢復的意識裏爬起,我不由得從窗口倒退幾步,可周圍卻依然是黑的伸手不見五指,我於是陷入到另一種不寒而慄。又過了一會兒,才有人試探著問:“是大樓停電了吧?”

屋內外膠著成一團濃稠地漆黑,屋裏再沒人吭聲,就連呼吸都變得小心翼翼。不時閃耀的電光,一次次的揪起敏感的神經,忽明忽暗裏,扭擺的樹木和飛在半空的斷枝淒厲的哭喊,層層的水雲被撕裂開來,卷起大地。啊!一場風馳電掣、電閃雷鳴的夏雨終於來了Pretty renew 傳銷

狂暴的雨似乎要泄下她積蓄的所有怒火,水柱從鍋底一樣黑穹宇傾瀉而下,巨大的雨聲逐漸淹沒了雷鳴,整個世界被一道道交錯地水牆阻隔,並各個擊破。城市的大街小巷頓時變成了湍急的河流,肆意衝擊著停靠在路邊的汽車,把它們托起、又放下,晃蕩地就像是一條條船。此刻,所有的生命都從起初的狂躁轉向恐懼,祈禱著這場災難趕快離去Pretty renew 傳銷

似乎是天如人願,雨雖然並沒有減弱,但她不再是飽含怨氣了,她逐漸把節奏穩定下來,輕輕釋去額頭的黑雲,散發出淡淡的青光。人們的情緒也漸漸舒緩,開始談論起這場雨:從氣候到交通,從歷史到現實。說到激動處,人們抬高了聲調,綻開了各式地表情……雨卻在人們的談論中停住了。

我輕輕推開窗,一股強勁的涼風鑽了進來,把清新的空氣帶給每一個人。聲音停下了,表情收斂了,只剩下靜靜的享受。路面上依然流淌著半米深的水,枯枝敗葉堆砌在水面上。噩夢裏逃生的小鳥張開濕漉漉地翅膀想要起飛,洗禮後的花草樹木卻還是彎折著腰哭泣。

我淌過一條小路,踩著枯枝和泥濘,爬上高崗,抬頭追尋那雨的源頭:深空的勁風把潑墨的山水吹得疾速流轉,鳥兒卻已在那風景裏快樂飛翔了。夏天的雨,來得快去的急,她給了我們驚喜,也給了我們洗禮。然而,在那之後,快樂與哭泣卻全在我們自己Pretty renew呃人
PR

コメント

プロフィール

HN:
No Name Ninja
性別:
非公開

P R